无形者《如果我是DJ》(四) 悬疑科幻七天乐

 

  故事发生在人类已经大规模移民外星后的未来地球,这里异像频发,身为警探的主人公踏上寻找真相的旅途。

  在前面的故事中,主人公肖将和渡边怜子发现了朴教授的尸体,并看着它在一瞬间变为了干尸。另一边,警探本杰明已经飞到了撒哈拉沙漠里... ...

  有什么话想对不存在科幻说?欢迎来留言~*也可以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无形者 制造于1994年,存在主义之拥趸,偏爱融入宗教、哲学、心理学与社会学元素,写作风格受PKD、威廉·吉布森影响较大,也钟爱罗杰·泽拉兹尼和丹·西蒙斯诗歌般的语言。

  本杰明·巴拉克驾驶飞梭驶入非洲北部的撒哈拉沙漠,追踪器显示脑波电台最后发射出的定位信号落于撒哈拉中部的阿杰尔高原。

  沙漠是生命禁区,尤其是撒哈拉沙漠。人们曾经开辟出来的沙漠旅游航线在火星殖民时代开启之后便被渐渐荒废,时间箭头抹去一切,熵增决定万物终将紊乱、破碎、归于尘埃。炎热干燥的狂风不知疲倦又日复一日地卷积万千黄沙,在时间的无情流逝中,粗糙的沙砾堆积成一座又一座金黄色的新月形沙丘。

  如今这片沙漠已无多少拜访者了,外来的人类与此格格不入。变异的沙鼠、开普野兔、多加斯羚羊、斑鬣狗、胡狼和各种攫禽组成了一条相对稳定的食物链,真正站在撒哈拉食物链的顶端的却是莫比乌斯沙虫。

  据说,沙漠里如今潜伏着一种变异的沙虫,本杰明在某个网站上看过相关资料和图鉴,绝大部分情况下,莫比乌斯沙虫们蛰伏于沙海深层的阴凉处,那些恶心的怪物在变异的过程中没有进化出眼睛,却有感光细胞。生物学家认为那些莫比乌斯沙虫不具备完整清晰的视力,世界在那些蠕虫状的巨大生物眼中模糊一片,而进化学家则推断沙虫们虽然视力有限,但以此作为代价,它们获得了惊人的动态视力,这一点帮助它们捕食活物。

  基于上述原因,本杰明驾着飞梭疾驰于高空,尽量远离地面。离目的地还有十多公里的时候,他将飞梭交由DJ劳伦斯驾驶,而自己则打开工具箱为接下来的搜寻做准备。

  金黄色的地平线尽头出现了山脉和峡谷的轮廓,由沙石侵蚀而成的高地显现出寸草不生的凄凉模样。见到这一幕,本杰明心生欣喜,相对坚硬的地质层不利于莫比乌斯沙虫活动,这意味着脑波电台的落点附近相对安全。

  他所需要的一切都已整理好放进背包之中,包括一台信号接收器、小部分备用干粮和一瓶净化水。

  “劳伦斯,找个地方降落吧,”本杰明看了一眼多功能手表,说道,“追踪器只能给出脑波电台最后发射出的位置信号,你得帮我圈定一个范围,这样我才能展开搜索。”

  “我发现一处相对平坦的隐蔽之处,”飞梭愉悦地回答道,“请坐稳,扣好安全搭扣,这儿地形崎岖,着陆时可能会有轻微颠簸。”DJ劳伦斯的声音顿了顿,手表接着说道,“这儿已经很久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了,我没有最新的安全资讯。我建议你戴上辅助呼吸器,避免随时可能到来的沙尘暴。”

  “你在天上,如果真有沙尘暴,总能提前看见大气变化然后提醒我吧?”本杰明嘟哝着,眼中流露出担忧,仿佛一柄看不见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悬于他的头顶,“我来此只是为了取回那个坠落的黑匣子,怎么,劳伦斯,你是DJ,难道说你预见了什么灾难?”他嘴上抱怨着,但还是听从DJ指导重新打开工具箱,取出辅助呼吸器。

  “别多想,本杰明,”手表平静地说,“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你知道的,这就是我们DJ的使命,把危险和意外降至最低,有备无患嘛。”DJ劳伦斯的声音又转到飞梭中。“现在,”飞梭说,“我们要降落咯!”

  本杰明咧了咧嘴,解开安全搭扣,揉了揉又拍了拍自己的双腿,仿佛这样做就可以锤散缠绕于神经表面的麻木感。他背起背包,戴上一顶棕色的牛仔帽,踩着伸缩台阶下了飞梭。

  包中的信号接收器连接多功能手表正试图告诉他脑波电台的下落,闪闪发光的信号格子引领着他穿越峡谷,朝着五点钟方向走去。

  这是一个迷人却与世隔绝的原始世界,到处都有时间流淌而过的痕迹,悬崖峭壁、因风力侵蚀而成的石林和留有沟渠灌溉痕迹的深谷一下子变得随处可见,它们无不述说着曾经有那么一群人类或是部落在此生活。

  途中,他停下脚步钻进了几处岩洞中搜寻脑波电台的痕迹,通过一些雕刻在岩石上的壁画——绝大部分都是一些狩猎和祭祀的场景——本杰明意识到生活于此的人类或许远远早于工业革命时代,甚至极有可能早于封建时代。

  旁白提醒道:“这里是塔西利,那些壁画来自新石器时代。注意点儿脚下,脑波电台来自天外,可能坠落之后埋在沙子之中,但不太可能滚进洞穴。所以我不建议你看到洞穴就往里钻,根据我拥有的生物数据分析,部分变异的斑鬣狗喜欢居住在这些古人开凿的洞穴之中。”

  本杰明没有回答DJ劳伦斯的话,甚至心中也没有产生任何多余的想法。此时此刻,他正一脸震惊地盯着其中一幅壁画,脑中一片空白,仿佛所有的思绪都已被眼前景象冲散。

  在那副壁画上,他见到古人们跪在地上对着天空顶礼膜拜,在他们头顶,一颗彗星拖着长长的尾焰自天外坠落,这并不奇怪,然而,紧连着右边,另外一幅壁画上,人们趴在陨石坑边,坑中躺着一个抽象的圆,表面刻有繁复深奥的波纹。

  “DJ,劳伦斯,”本杰明揉了揉眼睛,以梦呓般的语气说道,“告诉我,你看到了吗?你通过我的眼睛看到了吗?”他瞪大双眼,瞳孔因不解和困惑而急剧扩张。“我疯了吗?告诉我,劳伦斯,你和我看到的一样,那个圆是不是DJ的脑波电台?”

  “我不确定,”DJ劳伦斯的声音听起来同样困惑,“我不明白,脑波电台技术始于2152年,可这些壁画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1万年至公元前8000年,这不可能。”

  “是啊,这不可能,”本杰明呢喃道,“即使是时空穿越,也绝无可能。我们是四维时空的生物,众所周知,我们或许可以前往未来,但我们绝对无法回到过去。回到过去应该只存在于一个个迷人的思想实验之中。”

  DJ劳伦斯沉吟片刻,像在斟酌措辞。“你的信号接收器还能收到信号,这证明那个脑波电台的确就在我们附近。”他解释道,“既然如此,只要我们能找到那个脑波电台,就能根据它判别真假。”

  “我觉得事实就在眼前。”本杰明叹息道,“难道那些新石器时代的人类无聊之下会随便画一个这种古怪的图形,并且在上一幅壁画中加上彗星坠落的场景吗?”

  “但是,不管怎么说,”DJ劳伦斯无奈地说,“我们还是得想办法定位附近的信号,毕竟还有那么多精神崩溃的人指望着那个DJ。你是不知道,当下每一个近地轨道公共DJ手头负责的地球居民恰好处于一个平衡状态,而那个DJ的坠落导致如今地球上突然多了一大部分缺少DJ陪伴的孤独之人。”

  本杰明心中一动, DJ劳伦斯话语中的无奈使得他更加困惑。在他印象中,DJ永远积极向上,任何负面情绪都将被筛选程序拦截于过滤网之外。

  “好吧,”他抓了抓头发,烦躁地说道,“让我们继续去找那个该死的脑波电台。还有,你记得来之前我和你提到的原始森林吗?如果我见到的幻觉不是真的幻觉?会不会这其中另有隐情?”

  “我不知道,当时我的注意力不在你这边。”DJ劳伦斯说道,“去找寻那个脑波电台吧,也许答案就在其中。”

  站在光与暗交错的阴影中,他摘下那顶棕色的牛仔帽,抹去额头渗出的汗水。撒哈拉沙漠的地面气温在白天时最高可达60多摄氏度,好在现在已临近黄昏,太阳不像午后时分那般光热无穷。

  然而,即便如此,地面的高温依旧令本杰明感到阵阵口干舌燥。他拍了拍帽子,抖去帽子里的风沙,又重新呆在自己的头上。追踪器依旧指着东南方向,他压低帽檐为眼睛遮光,淡淡的阴影盖住他的半张脸。

  烈日炙烤大地,仿佛残忍的魔鬼咆哮着要将世间一切水分汽化成虚无。远处,沙漠地表的空气在高温下发生模糊的扭曲,不真实的透明感仿佛为世界罩上一层滤镜,沙丘、岩石、干河床和油橄榄在高温热浪中轻轻摇摆,仿佛活了过来成了一位位婀娜多姿的舞者。

  追踪器带着本杰明来到这段沉闷旅程的终点——一片土黄色的石林,荒芜而单调,寸草不生,毫无特色的地形地貌好似一座座由砂岩石柱构筑成的迷宫。

  “我们到了,”本杰明跺了跺脚,说道,“这里就是DJ坠落之地,可是这儿什么也没有,只是一片荒凉的土地。”

  “我想,这已经说明了问题。”DJ劳伦斯说道,“你知道的,追踪器将我们引来这里不是没有原因的。”

  “那么,它就是被埋在土里了,”本杰明苦涩地说,“这就是事实。劳伦斯,那两幅壁画描述得一点不错,脑波电台没坠到这里,也是坠回过去。”他脱下背包,自嘲一笑。“回到过去啊,如果能回到过去,世界就再次具备无限可能,但我还是没能想明白这是如何实现的。希望待会儿挖掘的时候能找到一点儿古文物,说不定我还能挖到早期人类的化石哩!”本杰明取出自动军工铲,一把将其扎进沙地之中。

  “我建议你按兵不动,”DJ劳伦斯说道,“我已经帮你联系其他DJ,他们会通知你的游骑兵朋友们来帮你,目前还未有人回应。”

  “这很正常,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本杰明目不转睛地盯着军工铲一上一下,自动朝着地底信号处挖掘。多功能手表连接信号接收器和自动军工铲,构造出一幅闪亮的挖掘进度全息图。短短几分钟,泵动的军工铲已挖掘了近百米。

  远处,尘埃漫天,遮天蔽日,土黄色的幕墙横亘于天地之间,宛如一场发生于地面的海啸。波动由远及近,地面剧烈震颤起来,大量砂石从石林表面抖落。本杰明一时不备跌坐于地,浑浊的尘埃瞬间染黄了他的牛仔帽和衣领。

  “该死!”本杰明灰头土脸地站在原地,捂着口鼻咳嗽起来。在DJ劳伦斯的提醒下,他眯着眼睛压低牛仔帽,戴好辅助呼吸器和墨镜。“那是什么?沙尘暴?”他望着远方昏黄阴郁的天空,徒劳无功地挥扫着面前满是尘埃的空气。

  “不,不是,”DJ劳伦斯的语气充满焦灼,“是莫比乌斯沙虫在沙海里潜行。也许是你的挖掘行为惊扰到它们,这就是我刚才想说的,它们对于地质层的异动很敏感。”劳伦斯催促道,“快,离开这里,吸引沙虫的是那把铲子。”

  地震的幅度更加强烈了,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使劲摇晃脚下大地。本杰明拔腿就跑,在皲裂破碎的地表上跌跌撞撞地朝着飞梭降落地跑去。

  飞梭离他当前所在还有七八百米的距离,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却见尘埃漫天,砂石和黄土宛如火山爆发一般冲天而起,那把仍在泵动的军工铲伴随着这股冲击力飞上了天空。然后,他很快意识到那道冲天而起的沙土洪流并非真的只是由砂石和黄土组成,在漫天黄沙之中,还有一道粗而长的黑影潜伏于其中。

  那是莫比乌斯沙虫,样貌狰狞,体积惊人,只见首却不见尾,而那些喷泉似冲天而起的尘埃与沙土不过是这道黑影钻出地面时附带的碎石颗粒。

  “停下!本杰明!”DJ劳伦斯在他耳边大吼道,“别动,千万别动!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吗?这种怪物视力有限,却有着极其惊人的动态视力!”

  本杰明不敢说话,韩佳人已怀孕19周 韩佳人老公是,只能在心中默想。你确定吗?劳伦斯,你可是让我拿生命陪你下注,付出代价的却只是我一人。

  “我确定,”DJ劳伦斯大声说道,“本杰明,相信我,这怪物连眼睛都没有,只有感光细胞,世界在它眼里就是一团团模糊不清的影子。”

  不远处,莫比乌斯沙虫张开雏菊似的口器,像吞咽一粒米那样吞下了那把自动军工铲。可是,在基因突变过程中衍生出的少许智力使得这怪物明白它吞下的只是一件没有生命的死物,和一粒沙、一片叶没有丝毫区别。它还不满意。

  于是,莫比乌斯沙虫咧着血盆大口,露出狰狞而密密麻麻的尖锐牙齿,像疯了似的肆意撞击大地。沙虫嘴角留下的涎水化作腥风血雨,令本杰明感到阵阵窒息。还有那些砂石,莫比乌斯沙虫还在作乱,即使那怪物发现不了静物,但它掀起的沙石也足以将他淹没。

  “我不想被乱石砸死,”本杰明大喊,“我要跑了,劳伦斯,我必须得跑,我不能坐以待毙。该死,你是DJ,你就不能操控飞梭来接我吗?”

  “很抱歉,本杰明,”DJ劳伦斯飞快说道,“我可以操控飞梭来接你,但是飞梭一进到莫比乌斯沙虫的视野中就会被它发现。你明白吗?那怪物会毫不犹豫吞掉它,我把飞梭开到这里就相当于将生的希望断送在我的手里。”

  “该死!劳伦斯,快想办法,”本杰明颤抖着,在内心发出绝望而痛苦的呐喊,“不然我死定了。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被碾压、被砸死和被吃掉可不是我想要的死法。”

  “别急,本杰明,让我想想。”DJ劳伦斯冷静地说,“我可以把飞梭开过来,但不是用来接你。我可以驾驶它来吸引这只莫比乌斯沙虫的注意力,只要我把它引开,你就有了活命的机会。”

  “可是,失去飞梭,我还走得出这片沙漠吗?在这撒哈拉沙漠中失去飞梭就等同于死亡。”

  “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我已擅作主张,启动飞梭朝此处飞来。至少,在早点死和晚点死之间,你可以选择后者。但这未必完全没有希望,我已经替你通知了游骑兵,刚刚又替你通知了警局的同事,我提交了飞梭损毁的报告,其他DJ会指导其他人来接你。”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白小姐官方网| 香港六合资料| 香港马会壹肖彩经书籍| 红姐电信免费图库 生财有道| 静心阁559955香港资料开奖网站| 金牛王论坛| 管家婆彩图玄机挂牌| 香港九龙坛| 香港六合彩论坛| 香港财神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