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之战剧情介绍 战后之战在线观看 全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分集剧情“(前30集)第1集[1] 1945年日本正式投降,盟军总司令部和远东军事法庭日以继夜的大规模搜查和甄别日本战犯,东京大审判成为战后最为重要的事件之一。为安全引渡战犯来华受审,军委会高参董玉清被任命为负责该项特大任务的总督察,而与他宿有嫌隙的国防部军法司司长钟杞达,则被任命为总指挥。负责安全转运战犯资料的马昀飞,在运送途中却突遭袭击。万分危急之下,马昀飞凭着矫健的身手和过人的胆识,从战火中及时抢救出存有战犯资料的保险箱。但当董玉清打开保存完好的保险箱时,却并未发现那本关键的日记本。董玉清授命马昀飞暗中秘密调查日记本的下落。马昀飞无疑是此次负责押运战犯的特勤小组组长的最佳人选。然而,国防部军法司二处处长白迪夫向钟杞达秘密报告:关于剿共计划的629绝密文件失窃,而马昀飞恰是嫌疑人之一。第2集钟杞达坚决反对马昀飞担任特勤小组组长,而一向把马昀飞当作心腹的董玉清言辞厉色表明立场——组长非马昀飞莫属。日本东京远东军事法庭,日本战犯原K师师长石岩夫正在为他犯下的累累罪行接受正义的审判。为查清日记本的藏匿地点,马昀飞只身飞往东京,伺机潜入东京帝国档案馆的档案密室。突然,一黑衣人也偷偷溜进密室,盗取了巢鸦监狱结构图。两人密室发生争斗,无意中按响了警铃。马昀飞利用黑衣人转移警卫的目标,成功逃离档案馆,在街上与密室黑衣人相遇,并在偶然间偷听到原日军K师旧部准备劫狱营救石岩夫的行动计划。马昀飞向盟军司令部卡本德上校提出进入巢鸦监狱,亲自看守石岩夫的请求。卡本德却认为马昀飞此举是对盟军的极端藐视,两人发生激烈的争吵。巢鸦监狱内,原K师旧部河野满乔装混入,偷偷将劫狱安排传递给石岩夫。第3集

  老奸巨猾的石岩夫为掩人耳目,故布疑阵,让美军军官误以为自己今晚会从后门越狱。这一切,都被顺利进入巢鸦监狱的马昀飞看在眼里。美军突然将战犯千木劲雄同石岩夫关在一起,今晚的越狱计划眼看就要东窗事发。诡计多端的石岩夫开始利用挑逗性的语言煽动千木和其他战犯的反抗情绪,一场越狱大骚动如洪水般溃堤而出。但是,真正的越狱计划却在地下秘密进行。趁着骚乱,马昀飞谎称黑木企图骗取石岩夫的信任,得到笔记本下落的确凿信息,但却不慎被他识破身份,打伤在地巢鸦监狱一片混乱,地下逃生隧道马上就要挖通,石岩夫精心策划的越狱计划成功在望,然而千钧一发之际,受伤的马昀飞再次出现。特使从盟军处获悉,甲级战犯被拒绝引渡,作为乙级战犯的石岩夫成为此次引渡行动的唯一战犯。

  消息传来,内部高层气愤不已,钟杞达更感觉自己徒劳一场,而董玉清却显得异常冷静。日本羽田机场,马昀飞为买不到回国机票而焦躁不安,忽然,看到了卡本德,遂灵机一动,意欲搭个便机。不料,卡本德气量狭小,仍为之前两人的不悦而耿耿于怀,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机场内,石岩夫的妻子、女儿前来送行,却意外遇到河野满、小泽惠等一帮旧部,几人眼神相交却佯装不认识,这样的异常举动引起了马昀飞的怀疑。小泽惠在男厕暗杀了一名美国军官,河野满等人换上工作服混入机场,又一次营救石岩夫的计划在机场悄然展开。马昀飞发现了军官的尸体,一向自命不凡的卡本德意识到情况危机,一下子不知所措。沉着冷静的马昀飞决定将计就计,自己假扮石岩夫,与河野满一伙再次交锋。

  石岩夫被马昀飞掉包到飞往大连的运输机上。河野满和小惠美却已经提前混上飞机,并杀害了驾驶员和机组成员。而此时,马昀飞被小惠美设计关在了行李舱中。飞行员被杀,卡本德只得亲自上阵驾驶飞机,机舱内只剩下石岩夫、河野满和小惠美三人,五分钟后,他们就要跳伞,石岩夫马上就会得救。关键时刻,马昀飞成功钻进机舱,铐住了想要逃跑的石岩夫,救援计划又一次破裂。本以为已经成功度过危险的卡本德,又突遭一辆战机袭击,火力十足想要彻底消灭他们。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卡本德凭着自己过硬的驾驶技术,成功脱离险境,并击毁敌机。两次意外袭击传到内部,董玉清经分析得知有两伙人正在对石岩夫下手,一个是日本人想要营救石岩夫,而另一部分是来自内部的中国人,其目的是要致石岩夫于死地。大连周水机场,名为实际是的马昀飞与组织取得联系,找出奸细的名单成为马昀飞新的任务。

  马昀飞被怀疑是的事情被董玉清得知,为了拿回那个日记本,他只得暂时利用马昀飞。日本东京,接受日本军情处的密认,委派她假扮董丽娜去中国寻找石岩夫,目的是从他那里得到日本下线留在中国特务的名单。蛇蝎美人河野染子冷血地杀死了一直把她当作好朋友的董丽娜。为引渡重要战犯,钟杞达等商议决定成立特勤小组,马昀飞任组长,而其他四名成员分别是受钟杞达重托监视马昀飞的副队长孟凡彬、老好人鲁一平、身手矫健的彭易泽以及问题重重的何尖。董玉清离散10年的女儿董丽娜突然由日本回国。在机场,满心喜悦的董玉清却认不出自己的女儿,董丽娜如此巨大的变化,不由使他感到丝丝不安。董家别墅前,奶妈赵妈热烈的盼望小姐的归来,但当亲眼见到董丽娜时,却大吃一惊。董玉清暗中试探董丽娜,她都对答如流,董玉清的种种疑惑渐渐打消。但是赵妈凭直觉认定眼前的董丽娜绝非董家小姐。

  石岩夫即将被押送至天津,钟杞达为与董玉清争功私自临时决定将记者招待会改在天津举行。特勤小组组长马昀飞出于安全考虑,持反对意见,但钟杞达仍一意孤行。已是《国防军报》记者的董丽娜,央求父亲答应自己当随军记者,随行采访石岩夫。在遭到董玉清的严词拒绝后,偷偷离家出走。董玉清得知钟杞达私改发布会地点的事后,大发雷霆。一向对钟杞达言听计从的白迪夫,此时却一改往日作派,从旁煽风点火,可惜却被董玉清识破了他的用意。天津专列上,董丽娜故意挑逗钟杞达,钟杞达色心突起,意欲对她不轨,此时董丽娜亮出自己的身份,钟杞达呆若木鸡。河野满一伙仍不死心,欲借天津记者招待会的时机,再次图谋营救石岩夫。特勤小组内部出现分歧,彭易泽对日军充满了仇恨,一心要杀死石岩夫,马昀飞不以为意,而副组长孟凡彬对他这种放任自流的态度感到厌恶,二人发生激烈的争执。

  天津会场外,河野满、小泽惠等人乔装混入会场,董丽娜因没有通行证而被拒绝入内。战犯交接仪式顺利进行,在马昀飞的协助下,石岩夫成功转移给特勤小组监管。董丽娜找到钟杞达,并以他非礼自己的事实相要挟,逼迫钟杞达带她进入会场,并且同意自己加入特勤小组,随军采访石岩夫。记者招待会如期举行,董丽娜主动要求采访石岩夫,在她把话筒递给马昀飞的瞬间,突发爆炸,会场霎时乱作一团,人群蜂拥而出。河野满一伙人本打算借机营救石岩夫,但特勤小组的严密监控,彻底粉碎了他们的营救计划。混乱中,钟杞达躲在柱子后面,吓得瑟瑟发抖。马夫人心水论坛夏季气候凉爽有着大自然的。马昀飞在董丽娜递给他的话筒中发现了一把万能钥匙,不明就里的马昀飞严厉拷问倍受委屈的董丽娜。误打误撞中,马昀飞终于得知她正是青梅竹马的董家小姐。

  接踵而至的突发事件,使得马昀飞临时决定改变押送石岩夫的路线——明日转押石岩夫,由原定乘坐的快车改为同时出发的慢车。孟凡彬对他这种无视组织纪律自作主张的做法表示坚决反对,两人又是一顿大吵。因屡次犯错而被特勤小组开除的何尖,为求得马昀飞的原谅重回小组,在屋外整整守候了一夜。次日,天津火车站,马昀飞私下命令调度员,在慢车组加挂一节8号车厢供特勤小组专用,并要求他严守秘密。而尾随马昀飞身后的董丽娜正好偷听到了整个经过。快车上,河野满一帮人为营救石岩夫突然闯入车厢,却只发现了钟杞达。石岩夫的突然失踪,令钟杞达又起又恼。当他得知这一切都是马昀飞的擅作主张时,不禁在列车里开口大骂,失口将石岩夫的行踪透漏给躲在后面偷听的河野满。

  慢车上,特务暗杀了列车送餐员,并将事先准备好的有毒盒饭偷偷放进餐车。一心只想采访到石岩夫的董丽娜,主动要求替他送饭,好借机溜进8号车厢,特务欣然同意。乔装后的董丽娜顺利进入车厢,并将寿司递到石岩夫的手上。马昀飞立刻意识到饭有蹊跷,赶忙制止,幸好董丽娜眼疾手快,打翻了饭盒,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然而,董丽娜的敏捷身手使马昀飞感到惴惴不安。彭易泽偷偷抱来一条小狗,喂它吃打翻在地的饭菜,小狗气绝身亡。此时,送餐员的尸体也在洗手间被发现,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究竟是谁要杀石岩夫?

  彭易泽在处理小狗的尸体中,碰到了因丢失爱狗而心急如焚的小狗主人。她领着车上的一群乘客来找特勤小组理论,借机与马昀飞取得联系,并在哭诉中暗中提醒他要注意提防车上的日本人。同时,这些话也被小惠美听到,为防止身份暴露,小惠美杀人灭口。彭易泽忍受着仇恨的煎熬,时常威胁石岩夫,令他总是提心吊胆。列车临时被征用,要掉头北上攻打共军,车上的乘客必须全部转移。8号车厢被迫脱离,原地待命。远处,河野满一伙又在酝酿新的救人计划。8号车厢底突然发现定时炸弹,马昀飞命令大家立刻撤离车厢,但石岩夫仍被拷在车厢卫生间,鲁一平一时又发现无法打开手铐。

  彭易泽奉命排除炸弹,可是被他发现的这枚炸弹仅是一个诱饵。此时,轰然一声,车厢炸裂,却仍未见石岩夫和鲁一平的身影。石岩夫遇害,这件事震惊了整个南京。钟杞达为逃避责任,意欲将罪责全部推到马昀飞身上,遭到董玉清的严重责备。为使自己免受牵连,钟杞达向董玉清建议让何尖做替罪羊。调查组对特勤小组软硬兼施,但都一无所获,于是决定提审何尖。然而,这个被认为是特勤小组里软肋的“逃兵“,事实上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当何尖走出审讯室后,突然看到鲁一平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惊诧万分。原来,马昀飞早已察觉到敌人部下的阴谋,为安全转移石岩夫,故意制造了石岩夫被炸死的假象。

  为完成安全押送石岩夫的任务,马昀飞决定切断特勤小组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突然间,特勤小组的所有成员,包括董丽娜,全部“失踪”。然而,这却引起了河野满的猜疑,他断定石岩夫仍然活着。沿途,老奸巨猾的石岩夫借方便时机,偷偷地留下记号。钟杞达听从白迪夫建议,决定暗中查访特勤小组的行踪。特勤小组押送石岩夫正好途经何尖的家乡杨家店。在进村之前,何尖向马昀飞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希望自己能风风光光地见父老乡亲,也好圆了自己曾经发下的誓言。为了满足何尖的虚荣心,马昀飞立刻决定让出组长的位置。何尖再三提醒大家决不能说出石岩夫的真正身份,因为杨家店的村民都很透了日本人,见一个就杀一个。岂料刚一进村,何尖自己就露了馅儿,石岩夫的身份受到老令公的怀疑。

  老令公暗中派杨四调查事情的真相,决定大摆鸿门宴套出何尖的真话。杨四来请何尖回家看望年迈的姥姥,爱面子的何尖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杨四的激将法,决定回家探亲,走之前向马昀飞表示绝不沾酒。然而,何尖再一次食言,在乡亲们的热烈劝酒下,何尖终于被击垮,一杯酒下肚后,他已经感到天旋地转,石岩夫的真实身份被他和盘托出。当马昀飞看到酒醉不醒的何尖时,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正在此时,老令公谴人来请马昀飞。又气又无奈的马昀飞只得硬着头皮赴约。老令公开诚布公,希望马昀飞能将石岩夫交由村民处置,重任在身的马昀飞只能严词拒绝。得知真相的杨家店村民,在杨四的带领下,冲向特勤小组驻扎的宅院,眼看军民间就要兵戎相见。

  已经清醒的何尖奋力阻止,但仇恨之火在乡民胸中愈烧愈旺,完全吞没了他们的理智。幸而,老令公和马昀飞及时赶到,才暂时将村民的愤怒压了下去。为避免再起冲突,马昀飞决定摸黑逃出杨家店。但特勤小组的这个计划,早有人告知老令公,一场军民地道战马上开始。深夜,特勤小组准备秘密逃出杨家店,可吉普车却意外丢失。另一面,老令公已集合了全体村民,暗中布局地道战,要活捉石岩夫。地道战开始,何尖被命令留守石岩夫,但地道机关开启,石岩夫被村民拖进地道,何尖赶忙欲拉石岩夫,也被一同拽了进去。返回屋内的马昀飞等人,发现石岩夫和何尖掉入机关,立刻爬进地道准备营救,结果也被村民抓了。

  特勤小组全体队员被绑在椅子上抬到祠堂中央,因被堵上了嘴,五人只能坐着干着急。刽子手开道,石岩夫被村民压上祠堂。石岩夫百般辩解自己无罪,但在200多人的灵位前,谎言不攻自破。悲愤的催民呐喊要将石岩夫碎尸万段。就在石岩夫命悬一线之际,一直卧床养病的董丽娜冲进祠堂,大义凌然地讲述了马昀飞父亲马震东身前的英勇事迹,老令公和村民都受到了极大震撼,终于决定将石岩夫交还给特勤小组。老令公赠送给特勤小组一辆马车,并派妮子给他们引路。然而,特勤小组刚刚上路,河野满等一伙和另一队追踪石岩夫的人马就已紧随其后。董丽娜借马昀飞召开小组会议的空当,向石岩夫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她其实是日本军情处的河野染子,奉命来向石岩夫索要日本下线集

  石岩夫谎称拉肚子,实则为营救他的人留下记号。特勤小组到达三河镇,石岩夫又称要去厕所,马昀飞感觉其中有诈,在他上厕所时突然闯入,石岩夫的伎俩被彻底拆穿。河野满一行人发现石岩夫沿途留下的记号,兴奋不已。然而,马昀飞已经暗中对这些记号动了手脚。钟杞达一直没有查到特勤小组的下落,非常郁闷。此时,有人向他汇报了关于629失窃案的调查进展,已有两名嫌疑人被排除在外,但马昀飞仍在嫌疑人之列。由此,钟杞达更加怀疑马昀飞是。沿途,特勤小组突遭袭击,伏击者目标要致石岩夫于死地。还好,在特勤小组的得利保护下,石岩夫安全脱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河野满等人很快追上了特勤小组,马昀飞命令孟凡彬、彭易泽和何尖做掩护。马车飞奔到一座破桥前被迫停下,桥早已破败不堪,根本承受不住马车的重量。大家只能单独走过去。为阻断河野满等人的追踪,马昀飞开始部署炸桥。导火线马上就要引爆,但马突然受惊,眼看计划就要功亏一篑,马昀飞奋不顾身的抓住马缰,爆炸声陡起,马昀飞纵身一跳。死里逃生的马昀飞和特勤小组继续前进的路途险阻重重,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山道和沼泽。为保险起见,大家只得徒步穿越山道。

  一路上,石岩夫仍不死心,企图利用脚印给救援部队留下记号。他的这点小聪明最终还是无法瞒过组长马昀飞。石岩夫耍赖不肯继续不行,马昀飞命令彭易泽背着他前进,彭易泽心中大为不满。董丽娜实在走不动了,马昀飞只好背她前进。两人回忆起儿时的无邪时光。妮子暗中喜欢马昀飞,看到他与董丽娜的青梅竹马,心中十分不快。何尖想对妮子献殷勤,却遭到拒绝。夜幕降临,大家随身携带的水早已喝完,马昀飞和妮子决定去寻找水源。一路上,妮子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最后终于向马昀飞表白,平日所向披靡的马昀飞此时却手足无措。何尖在草丛中生起一团火,被孟凡彬大骂,急忙赶回来的马昀飞见状命令立刻熄火。但是为时已晚,河野满一伙人早已发现了他们的行踪。

  特勤组的子弹已经剩下最后六颗了,马昀飞不顾众人反对作出决定,让妮子带特勤组穿越沼泽区。途中,石岩夫试图逃跑,陷进沼泽,董丽娜也跟着跳了下去。把两个人奋力救上来的时候,河野满等人已经追上来了。特勤组和日本人在沼泽地展开了激烈的交战,董丽娜故意支开看守石岩夫的何尖,放石岩夫逃走。逃跑的路上,石岩夫被彭易泽撞到,彭易泽把枪口对准了石岩夫,被及时赶来的马昀飞等人拦住。甩掉日本人,走出沼泽地,妮子和特勤组告别,并且让马昀飞给何尖留话,自己在杨家店等着何尖完成任务后回来。回到镇上,特勤组短暂休整,准备尽快坐火车回南京的时候,店小二却告诉他们,因为暴雨,去南京的火车已经停了。起来。第二天,杨家店祠堂上庄严的公审大会马上就要开始,全村人黑压压地挤在祠堂之外

  董丽娜看到一辆准备出发的邮车,特勤组抢了邮车走公路迂回。河野满等K师团旧部在路上碰到被甩下的邮差找到线索,www.918707.com,押着邮差抢在特勤组之前赶到了他们的目的地汉口。特勤组一到汉口就被邮差带来的宪兵队堵住,带回了宪兵司令部,石岩夫被暂时关进了小南门看守所。马昀飞终于有机会给南京打电话,告诉董玉清自己怀疑南京方面有人泄露他们的行踪,要找出这个内奸。因为汉口有雾,暂时不能派飞机过去,南京方面通知特勤组原地待命。看守所所长毕上清以及宪兵大队的司令被河野满一伙儿买通了。马昀飞和孟凡斌被司令请走,毕上清带着墨宝回到看守所要让石岩夫给他题字,在牢门口和何尖交起了手,毕上清的一只鞋踢进了牢房。电话,告诉他石岩夫猝死的消息。石岩夫猝死的消息让染子(董丽娜)也失去了方向,她不得不违背出发前的约定,去找自己的情人河野满,告诉他这个消息,河野满的表现却很平静。马昀飞催促医生尽快化验石岩夫手里那半粒药丸的成分,结果却让他们很失望,只是普通的治疗心脏病类药品,石岩夫因心脏病发而突然身亡已经成了无法质疑的事实。然而在特勤小组要带走石岩夫尸体的时候,鲁一平察觉出尸体被掉包了。他们赶快重回太平间,找到偷换尸体的小卒,惊喜的发现石岩夫又重新开始呼吸了。

  在离开医院的时候,特勤小组和前来救人的K师团相撞。经过激烈的战斗,孟凡斌开车甩掉了K师团的人,又发现苏醒的石岩夫生命垂危,马昀飞立刻意识到石岩夫诈死时手里的那半粒药丸是他苏醒后的解药,没有解药,石岩夫就真的要死了。马昀飞又下令特勤组掉头找到K师团,找河野满要解药。南京收到石岩夫没死的消息后,重新商量他们的出发路线,董玉清执意Fan对派飞机接人,命令特勤小组乘长江号客轮秘密押解石岩夫从水路回南京。出发前,孟凡斌问董丽娜怎么办?马昀飞说既然是秘密行动,就不带她了。董丽娜从父亲的电话里得知特勤小组已经走了,不顾父亲的劝阻追到船上。船舱里,董丽娜借口单独采访,向石岩夫证明了自己特高课的身份,要石岩夫交出中国政府里的奸细名单,石岩夫却说如果我能逃出去就会交出去,但是现在是不会交给你的。

  船上谍影重重,一个从汉口就关注着特勤组的黑衣蒙面人也跟着上了船,另外还有风哥,他告诉鲁一平已经在船上装了炸弹,十分钟以后船就爆炸了。马昀飞发现了正在装炸弹的人,问他是受谁指使的,来人却自尽了。马昀飞通知船上的人赶快撤离,让特勤组带着石岩夫坐救生艇离开,自己一个人留下来排弹。他在船上看到了和装炸弹人打斗的黑衣蒙面人。特勤组走了不远就听到一声爆炸,长江号的方向火光熊熊,以为马昀飞牺牲了。直到天亮以后何尖才惊喜的发现了完好的长江号。马昀飞归队后告诉大家是蒙面黑衣人帮助自己找到了炸弹。讨论起害他们的人,马昀飞拿出了从自尽的那个人身上拽下的个牌子。

  彭易泽身上也有一个一样的牌子,他告诉大伙儿那是军校篮球队的队徽。对于他们的秘密行踪为什么暴露,孟凡斌分析问题可能出在南京的三位领导那里。马昀飞本打算给董玉清电话,想起孟凡斌的分析,电话打通后他没有出声又挂了。董玉清却查到了电话是从安徽安庆打来的。至此,特勤小组和南京总部失去了联系,董玉清命令下面尽快查清特勤小组的下落。马昀飞租了一条船带领小组和石岩夫沿着长江支流去南京。路上,石岩夫找借口上厕所想逃跑,没想到押他的彭易泽放任他逃跑,以找到杀他的理由。在彭易泽要开枪的时候,马昀飞等其他几个队员出现制止了他,并缴了他的枪,质问他为什么总想杀石岩夫。

  彭易泽说出自己的妈妈和弟弟都死在石岩夫的手上,做梦都想报仇。马昀飞告诉他,你是个军人,当感情和任务发生冲突的时候,感情要给任务让路。船行至葫芦口的时候,特勤组遭到风哥的伏击,鲁一平趁乱让石岩夫跳水逃走。风哥假装是河野满一伙,想等石岩夫靠近的时候杀了他,彭易泽在追回石岩夫的时候受伤了。石岩夫被救上船,彭易泽却中弹牺牲了。风哥发现打中的不是石岩夫,下命令用炮弹炸掉他们的驳船。马昀飞命令鲁一平和孟凡斌带着石岩夫坐小船先走。小船在芜湖苇岗靠岸,石岩夫被带进一所弃置弟弟教堂,认出了这里是当年他的K师团和董玉清的威虎师交战过的地方:董玉清和他的手下被围在教堂里,石岩夫准备活捉被围的中国人送去东北做细菌不对的试验品——“马路大”。

  被围起来的还有几百国军的孩子,大家商议让参谋长马振东带领孩子们突围出去。石岩夫欺骗董玉清孩子们已经被日本俘虏了,当做交换条件和董玉清谈判。董丽娜在教堂发现一个可以溜出去的豁口,说服孟凡斌把石岩夫押在豁口的地方,指点给石岩夫。等孟凡斌找到马昀飞和何尖回来的时候,石岩夫已经趁机逃跑了。石岩夫跑出去之后就黑衣蒙面人抓到,特勤组适时赶来。蒙面人原来是马昀飞父亲马振东的副官任宝安。因为做马路大感染了细菌,虽然侥幸逃出来,生命已经不久了。任宝安带领马昀飞找到马振东的墓碑,马昀飞和特勤组才知道当年虎威师被俘虏的人是去做了马路大。

  任宝安讲述了虎威师300马路大在东北的悲惨经历,揭发了石岩夫的罪行,牺牲了。离审判时间越来越近了,南京方面还没有特勤小组的消息。在要不要大范围搜索的问题上董玉清和钟杞达发生了尖锐的意见冲突。白迪夫找到特勤组的信息,和钟杞达商量借此机会试探董玉清。孟凡斌怀疑高层泄密的人是董玉清,马昀飞却认为不可能。马昀飞和董丽娜也在当年苇岗教堂被围的孩子中间,说起小时候的事情,马昀飞对现在的董丽娜也充满了怀疑。钟杞达派出的队伍找到了特勤组,把他们送到了芜湖机场。马昀飞秘密打电话问董玉清家的保姆董丽娜和十年前的小姐有没有什么变化。

  马昀飞马上就要揭穿董丽娜身份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董丽娜胸前的纹身,一个“飞”字,有关小时候董丽娜对马昀飞的承诺,马昀飞惊呆了。董丽娜向马昀飞解释了她被误解的地方,马昀飞被感动,向董丽娜认了错。南京商量派飞机接特勤小组回来,董玉清出于安全的考虑,一定要自己亲自安排,而钟杞达和白迪夫考虑到对董玉清的怀疑,决定另谋他侧,向宋庆龄汇报了情况,请她和盟军商议,借用他们的飞机接人。董玉清知道后无比震怒。由于美军飞行员史密斯和麦克对工作时间的要求,飞机无法连夜回去,只好在芜湖机场再滞留一夜,对这里的厨师水平也很欣赏。

  出发前,厨师特意送给美国人一壶蓝山咖啡。飞机起飞后不久,盟军飞行员中毒了,因为咖啡。临行前,董玉清给董丽娜电话,嘱咐他危急时候一定要用带标志的降落伞,结果大家准备跳伞的时候,董丽娜发现父亲所说的降落伞是坏的。飞机失去了控制,和总部也失去了联系。石岩夫几乎从飞机上掉了下去,鲁一平临时坐上了驾驶座操纵失控的飞机,马昀飞急中生智,用人尿灌飞行员,迫使他吐出喝下去的毒咖啡,从昏迷中醒过来,指点鲁一平和马昀飞紧急迫降,结果飞机有惊无险落进了一条大河里。

  展开全部战后之战剧情介绍全集观看地址主要演员于震 饰 马昀飞 (马云飞)

白小姐官方网| 香港六合资料| 香港马会壹肖彩经书籍| 红姐电信免费图库 生财有道| 静心阁559955香港资料开奖网站| 金牛王论坛| 管家婆彩图玄机挂牌| 香港九龙坛| 香港六合彩论坛| 香港财神玄机|